Driedre

“弥留之际的歌曲。”

我是一只云雀。
衔着一片柔软白云,缓缓扑棱翅膀,我停在那户女人家的窗沿。
张开了小嘴,嚼也不嚼,我囫囵吞下那片云朵,有些噎着了嗓子。
我想小唱一曲,就在这个慵懒的午后。可嗓中的云朵不许我这样做,我只能咿呀磁音滚喉,但却发不出清脆歌声。
那女人走来了,她瞧了一眼我,就那样轻轻勾起唇角,微笑便在齿间绽放。
她真美丽。
蒂芙尼蓝衬衣下枣红的长裤,袖口前旋腕指腹修长,几丝金黄长发垂肩,脸颊带着三分红,眼珠像是好看的湛蓝色玻璃球。
妙龄的魅力镇住我的脚步,我甚至忘记了咽下那朵云。
她将唱片放在唱片机上,缓缓开始转动,音乐就自那机器里播放出——
“滋滋”的磁音,衬着音乐中的钢琴声和女歌手慵懒的嗓音,慢慢入耳。
我听入了迷。
这个无所事事的午后,我嗓间噎着朵白云,就和那女人一起听歌。
阳光洒在我的侧脸,嗅到了玫瑰的气味,我看着她拿起一杯冰咖啡。
冰块碰撞间的叮当作响,咖啡入口间的声音,真是悦耳。
我好似要融化在蓝天,被它抹上两笔蓝颜料晕开,但是播放的那音乐和冰块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。
我喜欢这种感觉。
在这个慵懒的午后。